Dr.nichoLee

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

☆ マキハル・不拆不逆,有点矫情请勿较真x

★ 剧情接TV最终话后,牧POV,春田POV计划中


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


牧凌太很清楚自己和春田的爱情长跑,即使以最乐观的态度估算也可能才勉强算是过半,幸福圆满的终点就在目线可及之处,却远没有想象中那般容易抵达。


他们浪费了一年在互相试探与畏畏缩缩间笨拙地进行了场令双方都身心俱疲伤痕累累的拉锯战;好不容易心意相通没多久,远距离恋爱又成了横在这条跑道上的阻碍。


春田出发去上海的第一天牧就感到了不习惯,他坐在电脑前,眼神总会下意识飘往年长恋人的位置——一般来说派遣海外的员工归任后被安排进总公司的机率非常之高,但春田在营业所的座位还是被保留下来了,无声彰显着自己可怕的存在感:牧发誓他至少抓住过三次黑泽部长望向那边的视线——然后又自嘲地摇摇头,说服自己专注于眼前的工作。


那个村松梢风笔下的魔都,一小时的时差、两小时的飞行时间、横跨一条日本海的距离,怎么就这么难熬呢?


牧在午休时分独自来到天台,坐到缺了一个人的长椅上,手里捧着从他与恋人同居的屋檐下带来的盒饭,恍然间不可遏制地想念起了春田创一。


他略显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牧凌太当然清楚自己有多喜欢春田,喜欢到无法用理性来对应,更无法用逻辑来分析,但当这份过于焦灼的感情不过是得不到回应的奢望之时,他倒还能将其牢牢锁在心里某个角落,可惜随着与春田接触的深入,它仿佛获得了足够的生命力,挣脱开了枷锁与牢笼,不顾一切的阻拦就这么冲到了大太阳底下。


春田的飞机应该已经到上海了。


想到这儿,牧没了继续进食的念头,他掏出手机,解锁了屏幕,壁纸是他们至今为止唯一一次(不怎么愉快的)约会时牧给春田拍下的照片——春田在登机前偷偷换上了,牧发现后只是嘴角微扬,放任让那张穿着自己挑选的衣服还一脸得瑟的恋人照片成了手机的待机图片——大概会一直保留到春田从上海回来为止。


牧拨通了春田的手机,漫长的接入音后,那人接了电话,“Maki?Maki!我刚下飞机。”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嗓音混在周围的熙熙攘攘中,模糊却充满了鲜活,“啊,是你想我了么?”


牧愣了几秒钟,脸上露出兴许只有春田才见过的柔和微笑,“是的,”他不在乎对方是不是能从一片嘈杂中听清自己说了什么,“我从没有这么想过你。”


手机那边的声响戛然而止,不论是春田的声音还是令人烦躁不已的环境音,只有轻微电流声提醒牧这通电话依旧联通着,并未因信号问题断线。


“我也想你了。”春田的声音突兀地回来了,带着些软糯的撒娇与羞涩,又无比坚定,但很快他就原形毕露,“啊啊啊,这才一天都不到,接下来的一年该怎么办啊!”


牧不知为何心情愉快起来,他或许是特别享受春田依赖自己的感觉,“说什么傻话呢,信誓旦旦接受下派遣工作的可是你,别想半途而废,”年轻人听见电话对方的男人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又嫌刚才的话不够刺激似的追加了句,“况且你现在别说半程了,连起跑线都还没迈过去。”


“呜哇!Maki你好过分!”春田略带歇斯底里地低声叫起来,“你难道不该安慰我一年很快就会过去的,而且还有各种节假日可以回国见面之类的?”


“我才不会说,”牧口是心非起来,“你今年就要三十五了,还等着我无时不刻不来哄你么?”他随手拿了个便当盒里的火腿三明治塞进嘴里,刚才还干巴巴难以下咽的面包一下子变得如同人间珍馐般令人欲罢不能——这不是牧在炫耀自己做饭有多好吃,而是他在赞美春田创一的美好:他就是春天,给所到以之处盎然的活力。


这,想来也是黑泽部长怎么也放不下春田的原因之一。


春田在电话那头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我得先出关了,有人在等着接我去公司。”


“好,”牧尽量掩饰掉自己语气里的失落,“加油。”


“啊,等等!”春田似乎是怕牧会就这么挂了电话,赶紧扯高嗓子说道:“那个,Maki,额……”


牧不甚明了地等了会儿,见对方支支吾吾就追问了句,“怎么了?”


“昨天下午,”春田终于愿意直面回答了,“我理行李箱时候,我们……”他发出了串微妙的语气助词,引得牧心猿意马想到了其他某些少儿不宜的场景,“……等盆盂兰节我回来那会儿,你可以继续,做完它。”


“春田,你……”牧没能确认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春田就猛地挂了电话,等他再次拨过去,信息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了。


牧凌太,二十六岁。


时刻东九区正午十二时二十七分,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动到了春田创一身上某个不得了的开关。


END


* 手机做不了链接,建议配合同名歌曲食用,歌手是Damien Rice


* 春田被派遣到上海这个设定一出现我就想起之前实习单位有个昵称叫Haruru的日本boy(虽然他一点儿都不可爱xxx


评论(6)
热度(315)

© Dr.nichoLee | Powered by LOFTER